首页官网首页 > 行业新闻 > 阅读资讯:高端酒店用工乱象:工资标准成摆设 “短工长用”埋隐患

高端酒店用工乱象:工资标准成摆设 “短工长用”埋隐患

发布时间:2019-07-03 08:29阅读次数:分类:行业新闻

在豪华酒店花费3000多元住一晚或者花1000多元吃一顿,你很难发现角落里服务的小哥是个新面孔。   不用培训、没有门槛、健康证可有可无、身份来源概不核查,微信群里喊一嗓子,招到人就干活。“16元/小时,月薪4000元起,急招潘家园附近五星级酒店洗碗工。”每天,类似的信息在多个以兼职为主题的微信群中传递,串联起了五星级酒店的用工需求和劳动者的工作需求。   信息的发布者类似于“包工头”,多是来自劳务派遣公司,在用工单位和劳动者之间扮演着中介的角色。这里也有行规,招募短工的高端酒店一般不被指名道姓,地点成了双方的暗号,薪资则明码标价。   在微博大V花总曝光五星级酒店“杯子的秘密”后,外界对于高端酒店卫生状况的不信任度骤然上升。高端酒店的经营压力、成本控制与品质保障被认为是一个恶性循环。   “只是冰山一角。”一位“包工头”向记者坦言,“杯子的秘密”之后,酒店客房清扫人员的布草回归到了5条毛巾的标准,但高端豪华酒店在用工上存在更多乱象。   近段时间以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北京四季酒店、北京朝阳悠唐皇冠假日酒店、首都宾馆、北京工大建国饭店等高端酒店暗访,发现这些酒店均存在长期使用小时工形成短工长用,且薪资达不到政府规定的最低工资标准,短工门槛低、无培训甚至后厨无健康证等现象。   酒店行业非全日制员工用工乱象背后是沉疴宿疾——在服务行业,以经营风险和品牌形象作为赌注,以非健康方式压低人力成本,换来的是行业内的恶性循环。   最低工资标准成摆设:国资外资大酒店均涉嫌违规   小时工的正式称谓是非全日制从业人员,自2018年9月起,北京市非全日制从业人员小时最低工资标准由22元/小时提高到24元/小时,法定节假日时,非全日制从业人员小时最低工资标准确定为56元/小时。   作为一种保障制度,最低工资标准目的是确保职工在劳动过程中至少领取最低的劳动报酬。北京市从业人员小时最低工资标准几乎每年都上调,但在酒店行业的实际操作中,20元/小时的工作都十分少见,市场价格仍然停留在至少3年前的水平。   近期,《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小时工身份工作于北京渔阳饭店和北京四季酒店,并走访了首都宾馆、北京工大建国饭店和北京朝阳悠唐皇冠假日酒店。   其中,北京四季酒店是国际性奢华酒店管理集团四季酒店在北京的唯一分店;北京工大建国饭店有限公司由北京工业大学通过北京北工大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全资持有;首都宾馆为国有企业;北京朝阳悠唐皇冠假日酒店为洲际酒店集团旗下酒店,洲际酒店下设七大品牌,皇冠假日酒店被定位为全球高端品牌;北京渔阳饭店被第三方酒店预订平台介绍为北京豪华酒店榜TOP50。   “24元/小时??不可能”“一般15、16元/小时的多,17、18元/小时的很少”“最高才16(元),过年的时候才18(元),不可能20(元)。”记者走访调查过程中,多位在五星级酒店工作的非全日制从业人员表示。   有领队称,有时酒店也无法给足24元/小时。“酒店不给啊,酒店才给我们20元/小时,我们还得上票(开具发票)。长期的(小时工)才16元/小时,临时的现在都14、15元/小时呢”。   北京市旅游行业协会饭店人力资源分会副会长高国继介绍,各家酒店付出的非全日制员工工资不尽相同,大致在18元/小时~24元/小时。一般只有顶尖酒店可以给到24元/小时,高星级酒店可能给到22元/小时~24元/小时,相对低端一点的可以给到18元/小时、20元/小时或22元/小时。   “超过24元的几乎没有,能够最高给到政府规定的(24元/小时的最低工资标准)就已经不错了。大部分企业没有完全遵守这个规定,它们还是想压低价格。”高国继表示,最低工资标准在酒店行业很难落地。   作为业内人士,高国继能够理解酒店的难处——运营成本越来越大,盈利空间越来越小。高国继称,近20年来,高端酒店的价格水平上涨幅度赶不上用工成本上涨幅度,为了寻求利润空间,压缩人力成本是必然选择。此外,就整个酒店行业而言,大品牌的酒店房价两三千元一晚,可以支撑24元/小时的成本,有些酒店的价格难以支撑,但劳动力是一个群体,用工成本都是一样的。   记者致电北京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政策咨询服务电话,对方表示,不论是否有中介单位,非全日制从业者到手工资不得低于24元/小时,否则就是违反了政策规定。   如果酒店支付的小时工资低于小时最低标准,员工有权利要求酒店补足。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刘仁堂律师说,“政策规定是按24元/小时给,如果给不到,员工是可以申请劳动仲裁的”。   酒店用短工暗藏利益链:中间环节吃掉劳动者工资   “进去不用说话,里面很多都是机器人。”李华(应受访者要求,使用化名)告诫即将进入酒店兼职微信群的记者。李华已经在北京做高端酒店小时工领队超过5年,能轻易解析兼职群内每个地铁口所指代的高端酒店,以及时间段所代表的工作内容。   根据李华的总结,酒店行业的用工包括正式工、实习生以及小时工,至于小时工所占的比例,“看酒店缺人缺到什么程度”。一般而言,五星酒店与劳务派遣公司签订合同,劳务派遣公司负责满足酒店的用工需求。   在劳务派遣公司和小时工之间,“领队”的角色类似于“包工头”,负责招募小时工。“小时工向我找工作,我用我的信誉证明我能稳定地把钱给小时工,而且找到适合小时工的工作,对于酒店来说,我们能满足酒店的用工需求或其他特殊需求。满足这两方的需求,我就可以去和中介谈价格。”李华介绍道。   酒店、中介公司、领队、小时工形成了一个酒店用工的链条,处在末端的小时工所拿到的工资也经过了几轮抽成。李华说,临时日结小时工,领队从小时工应得的每人每小时工资中抽成2元~3元,长期小时工,领队抽成比例较低,每人每小时1元。   “当时北京市规定的小时工最低工资是16元/小时,但是酒店把活报给大劳务公司是16元/小时,大劳务公司给小劳务13元/小时,小劳务给小时工11元/小时,甚至8、9元,有时再有个小领头会变成7元/小时。”一位早年间曾在酒店行业做小时工的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对照李华的说法,酒店用工的利益链条目前显然没有发生变化。   利益链条中,中间环节(劳务派遣公司、领队)的抽成并不固定,小时工在链条末端处于被动位置。   “劳务公司还不是很规范,它们太追求短期利益了。”高国继介绍。高国继曾任多家五星级酒店总经理,在酒店管理行业从业20余年,他也是针对酒店领域的互联网劳动力资源平台“快乐e工”的投资人。   酒店尚且还有星级评定标准,高国继表示,但劳务派遣公司目前没有标准,大小不一,虽然有劳务派遣资质的约束,但资质不难获得,甚至业内存在没有资质但私下运作的情况。“因为这个市场比较乱。乱的话就会导致很多劳务公司追求短期利润,而不是追求品牌。你听过哪个劳务公司做出品牌的?”   对于服务行业而言,从业者的素质直接关乎服务的质量。中间环节的混乱无疑给服务至上的酒店行业带来极大隐患。高国继认为,酒店方面提供的工资水平相对固定,中介环节追求利益最大化,将小时工工资压到最低,决定了招来的员工大多质量不高,从而影响了酒店的服务甚至卫生水平。   在针对北京地区五星级高端酒店的走访调查中,记者曾以临时工身份进入北京四季酒店担任传菜生工作,在未提供健康证的情况下,可以进入四季酒店中餐厅后厨,直接接触菜品。实际上,李华表示,目前大部分五星酒店招工时都会要求应聘者持有健康证,但在实际操作中,没有健康证也可以从事工作。
TAG:
最后修改时间:(2019-07-03 08:29)

阅读本文的人还阅读:
------分隔线----------------------------

与酒店,小时工,ldquo,rdquo,小时,24,劳务的相关产品

资讯中心

联系方式